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ES/英敬】期限內的戀慕

※虐
※OOC
※英智視角


他有個深愛的人。

那人的一頭綠髮不長也不短,維持在相當剛好、規矩的位置,那色彩並不鮮豔,甚至剛看上去還會感到有些壓迫,但,看久了卻會神奇的感到平靜。

就和那人給予人們的感覺一樣。

那人的一雙翠眼與他的頭髮相反,有著算不上艷麗卻相當明媚的色澤,總如上好的寶石般熠熠生輝,耀眼又清澈,在想些什麼只要稍往那雙美麗的雙眼探尋便知。

雖然平時總是擺著相當嚴肅的表情,眼裡也總是帶著不悅與彷彿能夠想像下一秒便會啟唇從那嘴中罵著「無可救藥!」的眼神,但若是那眼中染上柔和的笑意,便像上天最美的造物——美的令人愣神。

而這樣令人心醉的雙眼,那人卻以一副副厚重的眼鏡遮住了。

但,這樣也好……這樣,能夠時常看見那人美麗雙眼的,便只有他了。

噢,那人是誰?

那人……是他的右手。

蓮巳敬人,相當可愛的、他的青梅竹馬。

一直以來,那人總是會一邊叨唸著一邊替他收拾後續,偶爾也會有些賭氣地說著「你要是下次再這樣我就不幫你了啊,英智。」而憤怒瞪著他的情況,但,那人卻從未實際的拋棄過他。

……或者,也不只那人未曾拋棄,只是……只有這人,讓他想緊緊抓住、希望對方不離開他,甚至,眼裡只要有他就好。

但,即便是那樣不想傷害的人……
即便那人說了「不要想太多,是我自己決定的。」之類的話語
即便,那人說了讓自己放心、說會一直支持著他……

他也確實的在無意識之間做了不可原諒的事——他吞噬了那人的夢想。

愧疚、自責、罪惡感……曾經,也有過被這些吞沒了的、那樣的時期。

但,那人卻雙眼充滿了憤怒的抓住了他,怒氣騰騰——或者可以說帶了些殺氣的瞪住他,用他從未聽過的、惡狠狠的語調對他開口。

——「聽好了,我這人一向不食言,我說了不會拋棄你就是不會拋棄你,英智。」

多麼美好而又沉重…幾乎是將他接下來這幾年都與自己綁訂了的、對他而言,幾乎可以說是救贖般的話語……

使他感動的同時,也讓他更加無法脫離那人。

所以,他想好好的、認真的珍惜那個人,想讓那人此後永遠都綁在自己身邊,想和那人「那麼,我也永遠不會拋棄你的,敬人。」這般許下承諾……

但,來自醫院的宣告,卻打破了一切。

「剩下十個月可以活。」

十,聽上去多麼美滿的數字,卻遠遠不足。

他還想、還想再跟敬人經歷更多……

他想為了敬人打造出他們所共同期望的世界,想在病好之後跟敬人說著「怎麼樣,我可是很厲害的♪」撒嬌著拉人出去玩,想再跟他去更多更多的地方做更多更多的事——

但,一切都成了泡影。

他只有十個月。

他想掙扎,可越發虛弱的身體和一次次吐出的血塊卻是那樣殘酷的宣告著他正往死亡逐漸前進……

「敬人,我很喜歡你哦♪」他笑瞇瞇的這樣對敬人說著,得到的是「你在說什麼傻話?」的回應和敬人通紅的頰。

若趁勢追擊的話,肯定能夠把敬人牢牢抓住的吧。

……但是,他不能那麼貪心啊。

還能夠像這樣用雙手抱住敬人、還能夠感受對方的體溫、收到對方的關心、聽見對方的話語……

這樣,就該滿足了。

——開什麼玩笑。

還想更進一步、想把他徹底變成自己的人,想看著他為自己做出各種表情發生各種情緒——可是,現在卻要告訴他,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茫然,他看著手機中偷拍的桌布——照片中的敬人,在夕陽下笑得美好。

「敬人……我該怎麼辦?」難得的,他低聲呢喃,聲音連自己都意外的充滿顫抖。

是啊,該怎麼辦……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他知曉的。

他只能夠放手。

十個月和幾十年,差距太大了。

輕撫上時光停止的頰,他一邊移動手指一邊想像著那觸感,一旁花瓣飄落,他將手移開手機接住它並輕吻了下——那是敬人來探病時為他所更換的鮮花。

即便將要離去,他也沒辦法停止啊……

剩餘的十個月,請讓我盡情享受這份愛戀吧。

——即便,那只會帶來痛苦。

评论(2)
热度(23)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