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ES/涉英】鴿子與紅茶

其實可以的話更希望能戳進去看,個人感覺改字體比較有感。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8ZqrBRa0ilKkrYyIWtYW4KBqQnKgYhDISWWmTeBzHHQ/edit?usp=sharing

※涉英交往前提


百花盛開、有誰精心修剪的花圃中,飄散著香味。

眼前的長髮少年嘴裡滿是誇張音調,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從未知的地方取出常人無法事先藏匿於那空蕩外套之下的造型曲奇及茶杯組,並且在下一刻相當順手的將那紅茶葉沖開、擺出了一桌精緻美好的下午茶—顯然,先前那吸引人的香味便是來自於此。

「呵呵…♪涉的魔術還是那麼令人驚嘆呢。」淺笑,伸手握住了握柄而將紅茶杯舉起輕啜……方沖泡好的紅茶仍是不適口的溫度,香氣卻是十足。

茶杯輕扣回盤中,饒有興致的看著人突兀拿出的繪本,聽著人要給自己說故事的發言,回以一句期待的答覆後便等待著難得的傾聽機會。

「Amazing!英智也對故事有興趣嗎?呼呵呵呵!那就讓我來揭開故事的序幕吧……☆」

他笑,笑得像個得了誇獎似的孩子單純天真—是呢,涉就是這麼天真的人呀……♪

含帶著笑意的瞟了那孩子氣的天才一眼後閉上雙目,耳邊敘述故事的聲音相當柔和。

從前,有一隻老鷹,他翱翔於天際,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挽留他哪怕多一秒。

他總是隨心所欲,願意去哪便飛向何方—悠然卻又孤單。


老鷹…嗎?那可是空中霸主……除了人類之外再沒有天敵的存在,要能入那傲鷹的眼有多困難可想而知。

那鷹,彷若天寵。

他擁有美麗的黑白色羽翎、充滿神祕的紫色雙瞳,世間所有美好都聚集於他的眼底,卻也因此,沒有任何同伴肯接納這個異類。


哦呀…紫色雙瞳的鷹嗎?著實沒有見過,一般鷹便皆是黃目且獨來獨往,更遑論去接受擁有強烈對比的紫眼鷹了。

但,那驕傲的鷹並沒有就此墮落。

他為上天寵愛,即便有些憂傷,卻也不必去理會那些凡物的排斥。

於是,他就那麼繼續在空蕩的藍天盤旋—直到他看見了那王國中令人好奇的小小茶會。

參與者是一群魁儡與面上微笑的一介文官—並不冷清,場面卻冰冷無比。


在影射什麼,簡直明顯的不能再更明顯了。

但是,卻並沒有打算開口插入那述說著故事的聲音中造就節奏的突兀。

鷹帶著好奇,向下飛去,並請示了茶會的參與權。

許是好奇?又或是認為僅一飛鷹無法掀起波瀾罷,那文官微笑著允許了他,並為他準備了一杯紅茶。

驕傲的鷹被吸引了注意力、勾起了好奇心,決定裝成了一隻平凡的鴿子留在文官的身邊。

然後,就這麼見證了文官的叛變與登上王位的瞬間,持續留到了後來。


「—那麼,故事說完了♪『皇帝』聽得還滿意嗎?」溫和優美的聲調消去,同樣好聽的聲音卻是與方才大不相同的誇耀語調,徵求著對那未完故事的意見。

「是相當有趣的故事…♪不愧是涉、能夠常常為我帶來驚奇呢。」不吝嗇的贈上微笑,笑意彷彿能夠凝成液體溢出般充斥全身。

再度輕抿了口紅茶,正合適的溫度伴隨獨特香氣淌過咽喉,使人稍有些飄然—就像是進了仙境一般。

手邊有什麼輕蹭,垂眸看去,是涉所養的白鴿。打理整齊的絨毛配著閃爍無辜水光的眼顯得特別令人憐愛。

裝了一小杯紅茶輕輕遞過,不意外地看見白鴿輕啜與涉不平衡的表情—可愛的緊。

忍不住輕笑出聲,那人臉上的不平衡便彷若具現化了一般、目光如針刺的人臉頰生疼。

稍稍招手,人便迅速的湊了上來,唇與唇的距離縮為最小。

重疊、侵入、索取……逐步加重的吐息代表的是那人的不滿與氧氣的缺乏。

直至放開輕喘,那張帶有絕對性美麗的臉龐上才終於染上笑意而又充滿愛憐的輕啄—相當老套,卻十分有用的安撫了他並不相當明顯的彆扭情緒。

鷹與文官、鴿子與紅茶,只要任一方決定離去,另一方便沒有可能挽留,離散僅在一念之間。

但,即便只是一瞬,也美好的足夠令人冒險。

回過氣來,再度勾起笑,眼神望那繪本晃了下—其實,看到了的。

那本繪本,是空白的。

他很清楚,涉想要表達什麼。

—我們隨時都可能分開,我倆都知道卻還是在一起了。
   所以,請與我一同享受於這當下、於不知何時會結束的瞬間綻放—

评论(2)
热度(17)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