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楓之谷/普隱】失去

發現很久沒動了……
TMS版60分一本勝負。





他曾以為,所謂犧牲的意義是他將早同伴一步離去,之後他便可以在黃泉之下悠然守候,等著他所託付了希望的夥伴們在多年以後的壽終正寢之時到來。噢,到那時候他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微笑和久違的、慶祝勝利和久別重逢的擁抱,他想。


然而,再度睜眼,他卻不在他所想的黃泉,紫瞳映出的是他所從未見過的種族、從未到訪過的世界。


他仍充滿希望,仍對他的夥伴們充滿信心。是了,這樣繁榮帶著朝氣的世界必然代表著他們的勝利——普利特、他們肯定打敗了黑魔法師,為世界帶來了和平。


他失去了力量,但那都是值得的,人們幸福生活的模樣才是他們所一同追求的,相比之下,能夠重塑的力量並不算什麼,他想。


即使,他因此被眾人……眾狐憐憫、嘲笑,也無妨。


之後,他如以往一般努力,曾被稱讚無數次的黑髮隨著奔跑鍛鍊的動作飛起,在如熾的白晝之中揚了一道夜空的色彩,卻顯得溫柔。


他想快點見到普利特,想快點看見他的朋友們,想親眼看看他們所守護的世界——然後,他發現了。


他失去了被記住的權利。


他犧牲自己周全了整個世界。而世界,拒絕了他的存在。


他的犧牲是沒有用的嗎?他怔愣,並不怪罪,卻為自己的失敗感到愧疚。


要是能夠再改善一些、要是能夠再強大一些、要是能夠再果決一些……是不是便能夠做得更好了呢?


他困惑,他探尋,他將所有的、曾經的同伴找了遍——只除了那個人。


他沒有找到普利特。


即使會被遺忘,他仍是想要看看他……普利特的一舉一動,哪怕只是隨意的回過頭都能令他矚目。


那是他追隨的領導、是他所深愛的摯友、是給了他於世界行走資格的人。


——普利特給予了他存在的權利,而他用那權利作為代價完成了普利特的期盼。這只是將所得的東西歸還給給予者,沒有什麼好感到憤怒的。他想著,卻不住憂傷。


然後,他突然想起有那麼個傳說,瓶中信能夠傳達送信人的想法。


他明白,那是戰爭之時人們為了得到心靈慰藉而出現的悲哀傳說,卻仍是找出了紙筆和玻璃瓶子寫下書信任其漂流。餘夕透著玻璃染橘了那片海域,卻沒有絲毫暖意。


當人感到無助,不自覺便會尋找可依靠的人——而他所一貫依靠著的那些人們,已經沒有再任他卸會兒重擔的空隙了。


他必須一個人,直到死去。有些寂寞,但那是必須的吧?為了人們的話,犧牲一個人是值得的。


他說服自己繼續向前行走,控制自己不在朋友們陌生的眼神中透漏憂傷,克制自己不去為了那無意間被排斥著的站位多想。


他們不是故意的,被抹消了存在的人沒有誰能夠記得。他這麼告訴自己,一遍又一遍。


前行、突進、攻克……


打敗敵人、打敗黑魔法師,就算沒有了記憶,他們的共同目標仍是一致,這使他不至徹底離開友人們,卻不如彼此再無交集。


「不,還有一個人。」


懷念的聲音響起,話語的意涵令他瞪大了雙目,寶石般的紫眸亮起了久遠以前的光輝。


「你叫什麼名字?」


微頓,他恍然。


「隱月,這是我的一個朋友幫我取的新名字。」


他微笑,笑中儘是難以言喻的苦澀。


當所被給予的過往遭到抹消之時,便是他所付出最大的代價了。


——他失去了那個人愛他的心。

评论(4)
热度(14)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