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黑手黨paro/速度松】變相佔有

和朋友們正在調侃宗教松的女神時發了個顏文字,突然有人說了一句「啊這個感覺好像黑手黨,我們來玩黑手黨paro吧233333」
想當然一群逗比(?)隨興聊天的情況下有人便自然而然的接了句「好啊來,殺人了233333」
聯繫到前面正在聊的女神…
這篇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生出來了。

PS速度松這點單純是我的個人喜好


松野,在黑暗世界中使人聞風喪膽、最為頂尖的黑手黨集團之名。

大眾皆知的情報,有以下幾點:

1、最為上層的六人,為六胞胎。

2、服裝會以細節部分色彩的差異來區別六人。

3、分工明確,皆為各領域的頂尖人物。

4、幾乎沒有親近的人。

同樣眾人皆知的是,他們各自的性格。

長男,總是一副輕浮的樣子,帶著似什麼都不在乎的笑容給目標致命一擊。

次男,對誰都十分溫柔,溫柔到目標直到最後一刻才赫然發現已然面臨死亡。

三男,性情冷漠面不帶笑,喜愛戴著白手套以不沾血的方式將目標遠距離毒殺。

四男,個性陰沉有些許病態,常藏於陰暗處靜悄悄的將目標狙殺。

五男,表面上陽光開朗,實際也十分陽光開朗,會帶著開心的笑容將目標近距離以格鬥技擊殺。

六男,一副純真可愛的樣子,常以情報資訊設局使目標自我了結或以炸藥等道具擊殺目標。

……

「總覺得,大家好了解我們啊!」讀著情報,小松笑嘻嘻的這麼說著。

「哈哈!這點真的很糟糕呢,因為堅持溫柔而常常把自己陷於險境什麼的…」視線下移,掃過唐松的描述時笑了出來,隨後,在輕松的描述上頓住。

「呀-果然,還是不夠了解呢!這樣我就放心了!」面上依舊沒心沒肺的笑著,小松的思緒卻有些飄遠。

性情冷漠、面不帶笑嗎?

曾經…輕松可是最溫暖人心、常常因為簡單的事情便露出笑容的啊。

只是,自從發生了那件事後…

輕松再也不笑了。



多年前,他們剛踏入黑手黨的世界時,仍有朋友。

即使是一松,也有許多同為愛貓人士的好友。

輕松,卻意外是他們兄弟中朋友最少的。

那時的他,對於朋友很是上心,會因為朋友們隨意的一舉一動而笑出聲、會為了朋友的幾句話而毫不猶豫的拒絕小松的邀約…

在當時還沒能追求到對方的小松,很是吃味,也十分忌妒輕松的好友們。

但,如同所有老套的動畫、電影一般,表面上愈是要好的朋友,最後愈會是反派。

輕松,被他的好友背叛了。

狠狠的。

他們在一次所謂的『朋友聚會』上下了藥,對於朋友很是信任而完全沒有防備的輕松,因為他的天真而落了陷阱。

看見輕松軟倒在塌塌米上、因燥熱而皺起眉時,他們便撕破了那和善的面具。

因藥效而無法反抗,輕松只能愕然至極的看著他的『朋友』們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樣貌,粗俗的話語及粗暴的行為顛覆了輕松一直以來的世界觀。

當小松帶著唐松及十四松趕到現場時,看著衣服被撕成碎布而無法蔽體的輕松,難得的怒火衝上心頭。

「吶,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那是第一次,他們看見小松如此可怖的神情。

輕松僅只看見一眼便被埋入小松的懷抱擋住了視線,卻依舊感到全身血液彷彿被凍結般只能打著寒顫。

「你們猜看看,接下來出手的是那個藍色領帶的,還是這個黃色領帶的呢?猜對的話,我便讓他停止行動。」

平時與輕松的親近,使他們十分了解松野家兄弟們的可怕之處。

這次,若非利用了他的信任,輕松稍微看一眼便能夠知曉東西裡下了什麼毒,也絕對不可能讓他們得手。

恐懼之下,他們相互點了點頭,一部分猜了藍色、一部分猜了黃色。

「還真是聰明啊,兩個都選嗎?」小松微微的笑了,正當他們略略放下心的時候,他們看見小松舉起了左手。

那是,小松給在遠處的一松及椴松的指令。

「但,是誰告訴你們我只帶了他們兩個的?」小松輕輕將手往下折了折,同時也宣告了他們的死亡。

「我先走了,你們確認完沒有生還者後早點回來。」小心翼翼將披上了自己外套的輕松打橫抱起,小松對著其他兄弟下了指令後回到了基地。



「扣。」被簡潔的敲門聲拉回了思想,小松眨了眨眼看向門口,豪不意外的看見了輕松走進正帶上門。

「在想什麼?居然在我敲門後才回神。」走到小松的沙發旁,輕松略略挑了挑眉,有些訝異的看著小松。

「在想你!」笑瞇起眼,小松將人拉下,往對方的唇上印了個輕輕淺淺的印子。

「你…!不要又突然幹這種事情!笨蛋!」稍微愣了下後,輕松一如往常的開罵,卻發現小松看著自己傻笑,完全沒有聽進去。

「白癡長男!回神!看文件!」放棄責罵,輕松將文件丟到對方身上,狀似憤怒的轉身便走,卻忍不住微微的勾起嘴角。

「啊,走了…」看著再度被拉啟帶上的門,小松似乎有點遺憾的嘆了口氣。

自那件事以後,輕松再也不笑了。

但,那是除了對小松以外的其他人。

「雖然有點火大,但那次事件以結果來說也還不錯吧?」自言自語的嘟囔著,小松看著門稍微歪了歪頭。

「輕松的世界只圍繞著我轉、他的笑容從此也只屬於我了,而且…輕松,很美味呢。」勾起了有些邪魅的笑,想到了什麼的小松舔了舔嘴,隨後低頭看了看自家愛人為自己整理好了的文件及房中的各個擺設,忍不住又傻傻的笑了起來。

啊啊,充斥著輕松的氣息呢。

--真好,這些都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评论(2)
热度(7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