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喧嘩paro/速度松】正當理由

想寫公主抱後的那段對話很久了…
但今天才動筆。(遠望


「喂,那邊的兩個小子,你們是松野家的吧?」

又一次,並肩同行的小松與輕松被人找上。

自從上了中學,他們的惡作劇範圍不再侷限於幾位好友,而『惡作劇』內容也逐漸演變成為群架後,便總會在各種神奇的時間被看他們不順眼的人找上。

「嗯,沒錯喔!我們是松野家的!」以往看著便讓人能夠深刻明白他鬼靈精怪性格的笑容增添了一絲挑釁,小松眼中帶著不屑的看向了那群人。

「啊,真麻煩。」皺了皺眉,輕松不悅的將兩人書包小心放在較為乾淨的路旁,轉了轉腳踝後冷淡地看著站於面前的人們「快點解決,今天晚餐有炸雞啊。」

「咦?有炸雞?!」突然地拔高音量,小松笑容不減反增,也因認真的程度與笑容成正比的增加而換了個姿勢。

「為了炸雞,速戰速決!」這麼大喊著,小松衝了上去。

「真是…找誰都好,居然找上我們兩個…」半嘆息的輕搖了下頭,輕松隨即跟進。

他們,可是家中最可怕的組合啊。

「呀-多費了些力氣,希望還趕得上晚餐啊!」總算是將最後一個人揍趴下,小松抬頭看了看天色,有些苦惱地說著。

「我傳簡訊讓椴松想辦法幫我們留下一些了。」輕松舉起手機晃了晃,看向已倒在地上的人們語氣微頓「椴松把他們的糗事公布在他們學校的公布欄,他們本來是要找椴松的。」

言下之意-椴松不得不幫,鑒於他們幫忙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至於椴松為什麼要這樣做,他並沒有問。

這是他們家的默契,不論他們之中誰做了什麼,只要對方不想講,其他人便不會過問。

「啊-那就好!可以放心了-」小松誇張的吐了口氣,隨後蹲下身將已經把書包再度拿好的輕松橫抱了起來。

「你幹嘛?!」驟然瞪大眼,輕松愕然的看著小松,嘴上罵著卻並沒有掙扎「你的手剛被鐵棒打到快骨折了吧!還跑來抱我不怕手斷嗎?!」

「嘿嘿-被發現了啊?」眨了眨眼,小松笑的燦爛「怕我手斷那就抱緊我、靠近我一點吧!那樣我承受的壓力會比較小。」

「你以為,我沒發現你兩隻腳都扭到了?即使只是一瞬間,你也皺了眉。」沉下臉,小松直直盯著懷中聽見他的話而僵硬住不敢與他對上視線的輕松看「乖乖讓我抱回家,嗯?」

「……知道了。」將本想出口的抗議吞回心裡,輕松抱著兩人的書包往小松懷裡靠了靠。

鄰近黃昏,在許許多多『屍體』搭成的路上,一人抱著另一人離開這詭異道路的身影卻是散發著與背景格格不入的溫馨。

『為什麼要用抱的?明明用背的也可以吧?』最終被輕松吞下的抗議及疑問,究竟是因為真的怕了小松還是因為其他的什麼私心而使之消散呢?

或許,除了本人之外,不會有人知道正確答案。

-End

番外般的後續:原因

「誒-我說椴松,你為什麼會招惹上那群人吶?」吃飽喝足後,小松將椴松拉到了一旁,明明笑著眼中的冰冷卻讓椴松冷汗直流「他們傷害到輕松了呢。」

「……」僵硬著身,椴松左看右看尋找著可以救他的人,在看見了某個身影後眼中瞬間迸發了希望的大喊「輕松哥!!」

「嗯?」被喚了名字,輕松困惑的看向聲音來源,隨後便看見了小松將人抓到角落逼問的樣子,有點無奈的開口「小松,別欺負椴松了…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我這不是擔心你嗎?輕松~我有沒有獎勵?」看著站起身走來走去甚至轉了幾圈跳幾下的輕松,確定他並沒有強撐著痛苦後小松便收起了冰冷的眼神,恢復回原本沒心沒肺的樣子往輕松撲了過去。

「我我我我去客廳!」鬆了口氣,椴松快速的衝出房間,順手拉上門的下一刻有些懊惱的抱膝蹲下。

因為一時衝動對他們老大看上的女孩告白來當作挑釁,卻被那女孩答應了所以他們不滿自己這種原因…絕對不能被沒交過女友的兄弟知道。

要是被知道的話一定會死的。

松野‧現充‧全家唯一脫離單身‧椴松在心底默默的發下了毒誓,有生之年絕不讓原因暴露。

评论(7)
热度(41)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