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葉八/隼八】懲罰

http://joyce19609.lofter.com/合作的文!(可惡為什麼沒辦法@
第一次合作請多指教///
負責的是壁咚部分,短文真是抱歉(艸


運動會的推柱大賽,他,成了白隊的主將。

雖然很感謝大家對於自己的支持與信任,但…多少有點遺憾啊,關於對方-比企谷八幡和自己不同隊的這件事。

因為是敵隊,所以一定不會注意到吧…為了展現給誰看才拼命奪取著勝利的他。

大賽還沒開始,就看見對方喊了一旁的人去鼓舞士氣。

誇張地喊了些讓自己聽了有點無奈的話語,卻似乎意外的有效,本毫無幹勁的紅隊男生突然像集體吃了什麼一樣的精神抖擻戰意驚人。

不過…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會認輸的。

接著,比賽開幕。

用眼角餘光看著對方拿出了繃帶綁在自己的頭上後隨意而悠閒的往我方走來,是認為勝卷在握嗎?

於是,他在對方快要走到我方柱前之時衝過去攔住了他。

似乎並沒有想到會被發現,對方的臉一瞬間爬滿了驚愕。

真可愛。

「我一定會注意你的啊。」

帶著笑意,他這麼對著對方半告白的說了。

「你太高估我了。」

明顯被誤會了…真是無奈啊。



運動會結束,雖然我方的柱子倒了,但最後卻因對方那綁繃帶的舉動使紅隊被因『作弊』而取消了勝利。

還未換下衣物,他將對方拉進了倉庫內的陰暗角落。

「吶,你運動會作弊呢。」面對著靠牆的對方,他凝視著對方如此說道。

「嗯。」對方低著頭,僅是平淡的發出了個音節。

「不覺得該懲罰一下?」微挑眉,他依舊凝視著對方。

「不是被取消勝利了嗎?」言下之意--已經懲罰過了。

終於抬起眼眸看了他一眼,似乎覺得解釋得差不多了,對方從牆上起身便打算離去,卻被他驟然拍在牆上橫擋於對方與出口間的手擋住。

「…幹嘛?」對方微愣,有點不悅的看著他,耳尖卻帶著一抹緋紅。

「我是指,從以前到現在的、我的懲罰。」溫和的微笑著,他將頭湊近了對方。

「你、要幹嘛?!」可能從未和他人如此接近過,對方的臉變得通紅,總是吊著的死魚眼也瞪大不少。

「跟我交往。」直盯著對方的眼睛,不允許對方逃避「如何?」

近距離看著對方帶著眼中滿滿的羞惱微微點頭,他突然感到很愉快。

如同幼小的孩子得到了美味的糖果一般、單純的愉快。

他更加湊近對方,直到彼此的距離為零。

大概知道對方可能還無法接受更一層的接觸,他僅是輕輕地碰到了對方的唇並停留了一會便退了開來。

鼻尖縈繞著對方微甜的獨特香氣,他看著低下頭說不出話的對方笑了。

--若他是孩子,比企谷八幡就是獨屬於他的糖果。

评论(11)
热度(5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