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職場paro/速度松】因愛而起-輪迴(1)


圖片來自自家親友<3
他哒FB粉絲專:PaiPie派
久久寫一篇。
糖刀,請放心食用。

發現自己很愛寫老梗。


一直當著尼特的他們,在多年後如同正常人一般找了工作。

「我出門了-」

看著今日也堅持在自己前面出門的輕松,小松也如同以往十分困惑。

過了許多年,當其他兄弟都修成正果後,唯有他們依舊維持著這不遠不近的距離,無法更進一步。

他們分明是兄弟中最了解彼此的半身、六胞胎中仿若雙胞胎般的存在,但又為何在其他兄弟在種種事情下坦承相愛後過著快樂日子的現在,他們依然是這樣的關係?

經歷的事情、對彼此的了解程度、互相的心意…他們哪個都不比其他兄弟們差,但為何,輕松就是不肯呢?

小松確信輕松也是喜歡自己的,但每當小松想踏出一步時,輕松卻總會退後更多步維持距離。

無法理解,完全無法理解。

帶著一直以來的困惑,今日的小松也在差點遲到時打了卡。



「我出門了-」

快速的吃完早餐,輕松提起公事包走出了家門。

雖然美其名曰工作要認真,但實際上他和小松都知道,這不過是他想躲避小松的藉口罷了。

他們一直是兄弟中最了解彼此的存在,但這種時候輕松卻覺得完全無法理解小松。

自己的拒絕應當是表達的十分明顯,那個做事總是半途放棄沒有規話的小松卻又為何如此執著?

--維持著這樣的距離就好,不要再靠近了。

一直在努力傳達著這樣的訊息,小松卻不停的在接收到訊息後拋到一邊再度黏了上來。

執著的令人無法理解,也令輕松感到十分煩躁。

不管做什麼事都好,要怎麼樣才能夠讓小松離開他?

帶著幾乎要使他崩潰的疑問,輕松臉上掛著公式化的微笑處理著工作。



再度打混摸魚的結束了一天工作,小松在下班時間到了的瞬間衝向打卡機刷了下便站到了輕松的辦公桌旁。

「下班時間到了,一起回家吧?」

「我工作還沒做完,你先回去吧。」

興奮地問句,換來的卻是冷淡的回話。

「…知道了。」

沉默片刻,他轉過身準備離去。

「你知道我喜歡你。」

頓了頓,他回頭看了眼輕松。

「我啊-只有對這件事,不會放棄。」

隨後,他再不回頭的走出了公司。

本以為只要更加黏著對方,總有一天對方會感動,但現實卻十分殘酷的打碎了小松的妄想。

越發黏人的後果,不過是輕松開始連與小松的互動都在極力減少、將小松拒於千里之外罷了。

他們之間的距離,愈發遙遠。



下班時間到了,那傢伙又要來了吧?

抬起頭,輕松毫不意外的看見了小松的笑臉及問話。

每天問同樣的問題、被拒絕,想著該放棄了吧的隔天卻又總是會準時出現。

怎麼就不懂得放棄呢?

看著小松離去的背影,輕松微微嘆了口氣,隨後將注意力放回面前的螢幕上接著處理事務,裝著沒發現因為聽到小松的話語而開始紊亂的心緒。



「啊,這麼晚了?」

小松抬起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是黑夜。

輕松怎麼還沒回來…總覺得有點擔心啊,該不會是因為自己的話而發生了什麼吧?

顧不得其他兄弟的勸阻,小松衝了出去四處尋找。

豆丁太的攤販、公司、從公司回家的路…

熟悉的、不熟悉的街道都找遍了,卻依舊沒有那人的身影。

逐漸開始不安,亦恐懼著輕松會發生什麼事,小松跑得更急了。

又找了一陣,小松失魂落魄的進了家超商打算買根菸來抽,正要結帳時眼角餘光卻發現了什麼。

於是,他不顧店員的叫喚衝了出去只為抱住那人。



總算處理完了公務,輕松伸了個懶腰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走在路上,卻莫名的回想起小松走前說的話。

『我啊-只有對這件事,不會放棄。』

這樣的話語,讓他十分煩躁。

不理會他人的意願,只一意孤行的執著自己的想法…果然,最討厭了。

突然不太想回家,輕松隨意的走向一旁從未曾路過的街道,隨後無聊的遇到岔路便右轉,走累了便找個超商、買瓶啤酒走到了一旁小公園坐於水泥管上仰望著星空有一口沒一口的抿著。

然後,在放空了心神的時候突然被抱住了。



「為什麼這麼晚了還不回家?!知道我很擔心你嗎!」

緊緊抱著對方,小松對著輕松怒吼。

「為什麼你不放棄?為什麼要讓我這麼困擾…」

小松的問題沒有得到回答,卻得到了一句讓他十分心痛的話語。

「…我的愛,對你來說是困擾嗎?」

雖然有點感覺到了,卻沒想過當輕松如此直接的講出來後,心會這麼痛。

「很困擾…最討厭了…」

輕松喃喃著,隨著每個字的吐出,小松的心也像是被誰的手狠狠握住掐緊一般跟著抽痛。

「明明就…極力想避免喜歡上你了…為什麼要這樣…」

聽見了對方的話語,小松突然瞪大了眼,隨後欣喜若狂。

「因為我喜歡你啊。」

心情變的十分愉悅,小松將輕松轉過身來對著他,隨後狠狠親了下去。

「唔…不、嗯…不要…」

唇齒交合間,輕松的拒絕十分模糊。

「嘿嘿-才不,我好不容易確認你也喜歡我了,絕對不會讓你逃避的。」

露出了招牌的笑容,小松放開輕松,正打算說出『我們回家吧!』的時候卻愕然的看見了輕松的自我意識暴漲以及輕松帶著泣音的話語。

接著,自我意識吞噬了輕松…消失不見。

與前一次的陷入妄想不同、明顯更加惡劣的情況…

小松崩潰的將日本翻了個遍,沒有發現輕松。

於是,他向上爬,爬到十分高的地位後,開始翻遍整個地球。

但…

找不到。

沒有任何關於「松野輕松」這個人的蹤跡,甚至就連所有人對他的記憶也不見了。

眾人記憶中的松野家,僅有五胞胎。

看著依然毫無所獲的搜查報告,小松絕望的跌坐於椅上。

輕松帶著哭腔的那句話,依然迴盪在耳邊。

「喜歡上你的話,會消失的…可是為什麼這麼喜歡你啊…混蛋…」

輕松早就知道自己喜歡上小松的命運會如何,卻從未嘗試著認真的說服他,僅讓自己承擔著小松的不理解及對於會消失的恐懼。

輕松不是沒說過,但,小松沒相信他,只認為又是個拒絕的理由,並且,是一直以來最差勁的,卻沒想到居然是事實。

小松將頭深深埋於手掌之間,連自己滑坐於地都沒發現,只輕聲呢喃。

--「是我的愛害死了你…但是,為何我還那麼愛你?」

评论(17)
热度(39)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