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宗教paro/速度松】因愛而起-輪迴(2)


圖片來自自家親友<3
嗶啵(?


在這世界上,存在著各種不同的種族、生物…

其中,絕對無法相容的兩個種族,便是神與魔。

當兩方相見,就預告著一場永無止盡的廝殺糾纏。

結束之時,必然是其中一方死亡之時。

於是那日,居於森林深處湖中的女神與帶著笑容晃蕩的惡魔相遇了。



「呵…滿滿一池的聖水,還真不愧是高階的神啊?」嗤笑般地看著湖,惡魔的聲音帶著濃重的嘲諷飄盪於湖上空。


「啊啊…這種令人厭惡的黑暗感…果然是你啊。」嫌棄而高傲的聲音伴隨著對惡魔具有強大攻擊性的水柱從湖中傳出。

「哇噢,一上來就是這樣的招式?真可怕啊-」嘻笑著躲過,惡魔的動作帶著一股慵懶感,眼中的情緒卻十分複雜。



惡魔和自己彷彿命中注定般的宿敵神--輕松,是在許多年前的戰場上相識的。

那時,他們是雙方的領導,總為彼此的戰略苦惱又興奮不已。

勢均力敵的兩隊大軍,在種族及種種過往的仇恨下戰得十分激烈,雙方的血灑滿了大地。

看不下去自家軍隊的損傷,輕松當時下令撤退,最初的廝殺就此停住。

「哼…無趣的傢伙。」嗤笑著,惡魔--小松這麼下了評語,卻在心裡記住了對方。

戰略十分高明,需要警戒。



隨後的數年,神魔之間的戰爭接連不斷的爆發、停息,他們也對彼此開始了解的越來越多。

漸漸的,開始欣賞起對方了。

但,對方是跟自己完全對立的種族,所以連朋友都不能當。

然後有一天…他們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相會了。



「哼…是你啊,輕松『大人』?怎麼,身為神要來懲戒我這個惡魔嗎?」藏在洞窟中,在隊伍全軍覆沒而自己是唯一存活者的當下,惡魔的聲音十分冰冷刺骨。

這次…大概逃不過了吧?終究還是輸了啊,在對面這位『神』的指引下。

「…別叫我大人。」這是第一次,惡魔聽見了神用溫和的語調對他說話。

平時在戰場上,都是充滿著怒意及殺氣的。

沒想到…那樣總令人不快的聲音也可以使人平靜。

「啊啊,知道了,我不配對吧?呵,畢竟我是惡魔呢。」即使態度有些許改變,對立的立場還是不變的。

要被殺了吧?這是對於死人的最後仁慈嗎?還真善良呢,所謂的神啊。

…所以才令人不快。

皺眉,惡魔再度確認了一遍自己討厭神。



那次的洞窟相遇,最後卻意外演變成了和平的談話。

第一次,遇到神不用處處警戒,可以和平共處…

對神意外的不討厭,聊天時內容卻還是使惡魔頻頻皺眉。

果然,神這種種族讓人無法理解。

其中最讓人無法理解的…就是面前的這位神了吧。



之後的他們,總會在洞窟裡偷偷會面、聊天。

開始放開防備、聊的內容及動作越來越肆無忌憚,看著被自己壓在身下而氣急敗壞的神,惡魔的笑容總會十分燦爛。

太有趣了,這個神真的太有趣了。

會因為無聊的玩笑而笑得不能自己、會因為他出乎意料的舉動而驚嚇、生氣…

莫名的,覺得這個神有點可愛。



如往常般的到了洞窟中,看見的卻是神族大軍。

「被背叛了嗎?」低聲呢喃,惡魔的心中充滿了失望。

原來,即使是他也是會背叛人的啊。

嘛,也是啊-畢竟再怎麼講,是相對種族呢。

於是,那日實力早已累積到一定地步的惡魔將沒有了對方的大軍毀滅。



最後的他,在這森林找到了對方。

是被封印了嗎?為什麼?因為與他見面?

惡魔看著湖面,嘆了口氣。

一定和其他神吵得很兇吧。

真傻…將他出賣了不就好了嗎?可以繼續保留著那崇高的地位,以不差的長相及溫柔的性格也一定可以找到喜愛的另一半…

為什麼要為了一個惡魔跟自己的種族翻臉呢?

啊啊,我這個惡魔居然也有一天會做出什麼為了別人而做的事…

眼神變得柔和,下定決心的惡魔跳進了滿是聖水的湖中。

看著眼神十分慌亂想將他趕出去的輕松,小松笑了。

將對方抱在懷中,感受到對方猶豫痛苦的回擁,即使身體逐漸失去了力氣,小松也十分滿足。

終於…可以拋下惡魔與神的所謂身分,僅以『輕松』與『小松』的身分單純的互動、相擁…

「輕松。」第一次,臉上總是只有嘲諷的小松露出了溫柔的笑臉,一遍遍喊著朝思暮想的對方的名字直至死去。

「小松…你出去!你快點出去!」被封印而無法離開湖中的輕松看著明顯開始無力的小松哭了出來,第一次恨起自己的無力。

無力去改變種族的對立、無力去改變他人的思想動作、無力去…阻止所深愛對方的死亡。

「不要哭,等我死了你就跟他們說是你殺的,這樣你就能回去了。」充滿神聖的湖中,小松這麼交代著,隨後用手將對方的淚抹去,卻怎麼也抹不盡那淚珠。

「…別哭了。」苦澀的笑了笑,感覺到自己已然邁向死亡,小松用盡了全身力氣,嘴於水中無聲的開開合合想傳遞一句話,卻連在水中發出聲音的力量都不剩下。

一遍遍的,他嘗試喊出那句話,卻越發無力,最後只能倒在輕松的懷中。

「小松…?小松…小松、小松!小松!!!」發現對方已沒了回應,輕松崩潰的不停喊叫著對方名字,卻是徒勞無功。

「小松…」呼喊無效的輕松怔怔的呢喃著,眼神有些渙散。

「我也愛你…所以你快點起來好不好…」抿起唇,伴隨著已知曉無法改變事實的哽咽聲,輕松哭泣著,連力量外流都沒發現。



幾年過去,輕松的禁閉期結束,期待著再度見到自己哥哥的十四松在將水排開後愕然的發現自己的哥哥臉上帶著許久未曾看見的笑意抱著那滅了神族大軍臉上卻是溫柔微笑的強大惡魔雙雙死去。

是因為和對方在一起才露出笑容的嗎?

那麼…在這世界,死了也好吧。

「…下一次,願你幸福…輕松哥哥。」總是帶著燦爛笑容的臉上沒有了笑,十四松低垂雙眸輕聲而柔和的獻上祝福。



神與魔,相遇、相識再到相愛,有多少機率呢?

接近零,甚至可能是負數。

他們卻正好中了這麼個負數。

--最終能與你一同死去而非分離,便是幸運。

评论
热度(15)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