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松】病態-第二病

扯到這類病態的東西突然就效率upup
果然我也有病呢(抹臉

全程扭曲OOC、全員有病

Choro的場合。


在那見不到光的、狹小的套房中。


輕松從未如此憤怒。



本來開開心心打算陪著小松晃一圈便拿著喵醬光碟回家,卻被銬在床上。


隨著小松一次次的佔有,輕松身上身下都是一片狼籍,髒亂不堪。


這讓擁有潔癖的輕松十分痛苦。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輕松不懂。


小松說,輕松的眼裡有了其他人,他不能忍受。


但對輕松來說無法忍受的,卻是小松的行為。


他們本是一對好搭檔,在性格開始分明後,理念相反地兩人便開始了不停的爭吵。


但…這是最為嚴重的一次——他們的距離,在小松的佔有及輕松的憤怒下劇烈拉遠。


明明本是最好的搭檔,卻為何會變成這樣的情景,他不理解。


能夠理解的只有…『輕松和小松再也不可能和平相處』這點。



糜亂的生活不知過了多久,久到當輕松再度聽見門扉開啟的聲響時,已不再會期待任何希望,僅是靜靜閉眼躺在床上。


「輕松…?」入耳的聲音與往常那人不同,輕松猛然睜開眼,當那片如海一般溫柔而深沉的藍映入眼中的瞬間,輕松突然落下了淚。


分明是如此糟糕而羞恥的狀態,他卻在看見有不同的人前來時哭的像個孩子一般。


「唐、唐松哥哥…!」不顧可能會有接著被侵犯的危險,輕松難得露出了軟弱的一面,不停哭喊著。


「嘖…居然做出這種事情…」唐松明顯的皺起眉頭,快步走近輕松,將輕松身上的各種東西卸下後小心翼翼的將他抱起。


「沒事了,輕松…沒事了…」唐松喃喃念著,彷彿催眠一般想要說服自己也說服輕松。


「…唐松哥哥…謝謝…」低聲說著,輕松禁不住睏倦疲憊的蜷縮於唐松的懷裡。


「…嗯。」沒有說什麼痛語,唐松溫柔的幫沉沉睡去的輕松清理痕跡。



再度睜開眼,處於醫院。


據醫生所說,輕松的身體在多次摧殘後十分脆弱,必須好好休養。


「……」安靜的躺著,輕松往一邊有重量的方向看了看…


果然,唐松趴睡在旁。


他昏迷的時候,唐松哥哥一直在照顧他嗎?


…真好。


好幸福。


--唐松那深沉的溫柔,強烈吸引著他。


评论(4)
热度(4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