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速度松】病態-一病之外

第一病與第二病中間的番外(吧
偶爾的練練文筆…但還是渣(抹臉

病態系列全程扭曲OOC


答、答。

無須抬起低垂的頭顱,連已失去希望的雙眸都不需轉動,這一段使人絕望的日子以來,輕松早已知悉狹小套房中的一切。

秒針於老舊的圓框中一圈一格畏顫顫向前轉動的陳舊音調是在那人還未來到這裡折磨自己時套房中的唯一聲響,似在提醒著輕松--他還活著。

若是忽略那一切使他感到羞恥不堪的折磨,在這窮酸套房中的日子其實也並不是那麼難以令人接受。

靠著的壁上有著歲月摧殘的斑駁裂痕,許是知曉他的潔癖,掃除十分徹底,連牆角也處理的十分乾淨,身下的床單雖看得出使用許久,但略過上頭的白汙,依舊能夠看得出被反覆清洗的泛白痕跡。

那人來到這裡時,雖總是會折磨他,但除了必要的正餐以外偶爾也會帶著點心來給他。

--就像現在這樣。

「吶-哥哥我又來看你啦!」紅色衣著的混蛋帶著明顯的愉悅語調出現,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陣使他空虛已久的胃部找回存在感的濃重香氣。

「想吃嗎?說『我永遠是屬於小松哥哥的』就給你吃。」戲謔的視線彷彿要將輕松穿透一般,如惡魔誘惑著墮落般於他耳邊細語著。

「啊-果然又是沉默啊!」似乎十分遺憾的看著一臉灰暗被他銬於牆角的輕松,小松隨即又揚起了笑。

「嘛嘛、就算小輕松你不說我也還是會給你吃的,畢竟我可捨不得我的輕松受苦嘛!」分明一直都是十分溫柔的語調,卻未曾給輕松任何一絲溫暖,只使他感到渾身發冷。

順從地張開嘴應和對方的舉動,輕松沒有拒絕過那人所給予的一切食物,即使內心十分憤怒,腦袋卻不曾如此清醒的驅使著他吞下那人或親手或嘴對嘴的餵食。

想要逃跑,必須得有力氣才行。

然而,小松卻是難得的運轉他的腦袋,算好了食物份量從未曾使他攢過足夠的力氣逃脫。

「吶,輕松,我今天帶了葡萄呢。」小松的臉上出現了大大的一句話『快誇獎我』笑著,話語的內容卻使輕松有了不祥的預感,已成下意識般的慌亂反應似乎使小松十分愉快滿足。

預感成真,那人說出的話昭示著又一輪的羞恥折磨到來,輕松略微顫抖的身子及恐懼羞惱的表情映入小松眼中,使他的笑容增添了一抹邪肆,動作快速將每次意思意思披在輕松身上的襯衫扔至一邊,以自身的雙手替代覆於其上遊走。


--「這次,用底下來吃吧。」

评论
热度(27)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