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速度松】失戀處理方法(1)

雙向暗戀與雙向失戀的故事(?
HE還是BE未定,過程有沒有糖也未定。(咦
#論亂打賭的後果#
#沒事別打賭#
#今日的長男也在不停作大死#


狹小的套房中,沒有開燈。
月光及其反射於小刀上的寒冷鋒芒,是整個空間唯二的光源。
二十多年以來,雖說總是被笑是童貞,但也是有跟人交往過的。
一直以來總是單方面被甩、失戀、隨後傷心難過。
他一貫的處理方法,是將對那人的愛戀情感、部位捨棄。
也因此,他的情感越來越淡薄,即使被嘲笑嫌棄,卻不曾改變過。
但…
垂眸看著手上的喜帖,上頭的致詞、新郎與新娘的名字都彷彿雀躍地要跳出那薄博的紙上向他歡呼吶喊。
--おそ松,要結婚了。
充滿喜慶味道的喜帖,於他的眼中、心中都彷彿是帖毒藥,充滿著苦澀又帶著十分微小的甜蜜感。
…那個人渣大哥,也要結婚了啊。
他看過未來的大嫂了,是個難得一見,十分溫柔又非常美麗的女子。
那種人為什麼會看上自家長男呢?真是無法理解。
單方面地暗戀被迫結束,他因此做過許多噩夢,也茫然失措了一陣子,甚至也早早已「以後大嫂就要住進來了吧?我還是出去住別給她添麻煩好了。」的理由搬出了家。
時不時,他也會看著喜帖,幻想著新娘方上所寫的名字是他-松野チョロ松。
即使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啊啊,這過程真是十分痛苦呢。
低著頭,拿起手機發出了「突然有事不能去了,抱歉,祝你們幸福。」的簡訊。
失戀後,他一貫的處理方法是將那部分情感捨棄。
但…這次的對象,是他…是那個從小到大都佔滿他全部心神的おそ松。
該如何捨棄?怎麼可能捨棄?
捨棄了的話…他,可就沒有心了啊。
苦澀的笑著,他拿起預備許久的小刀,深呼吸後往自身狠狠刺下,隨後因疼痛而瘋狂的蜷縮於角落,完全無法顧及除了疼痛外的任何事物,他只能不停顫抖哭泣著直至心跳逐漸停止。
也因此,他沒有看見那人回傳的訊息。

--「誒?其實那是開玩笑的-チョロ松你什麼時候要搬回來啊?」
「…チョロ松?你在生氣嗎?」
「チョロ松,我跟你解釋好不好?回來吧?」
「我之前在小鋼珠店遇到以前高中的同學,就坐你旁邊飛機頭的那個,跟他打賭讓他吃了博士的藥之後會不會變美女,會的話就讓我帶回家說要結婚玩玩,不會的話我請他吃頓飯,因為兩個人都很無聊所以就答應了…只是玩玩而已啦!」
「吶,チョロ松?你看到了嗎?」
「チョロ松?你在嗎?」
「チョロ松?我直接進去你現在住的地方囉?別生氣呀☆」
--
「啊-這就是我的チョロ松住的地方啊?怎麼有股臭味?チョロ松真該好好打…掃…」怔愣看著床上顯然死去多時、蜷縮成一團的チョロ松,おそ松呆呆地說不出話,驚恐的衝上去試圖找出任何一絲對方存活的可能性。
「チョロ松…チョロ松你醒醒!不要玩了好不好?」
「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不會再開這種玩笑了…所以你起來、你起來啊!」おそ松不停地搖晃著チョロ松的身體,聲音帶上一絲哭腔。
無法接受。
無法接受他的死亡。
おそ松爬上床,雙手緊緊抱住チョロ松早已僵硬冰冷、散發著腐臭味的屍體,不肯放手。
在沒有任何人發現、阻止的情況下,忘卻了基本生理需求的おそ松逐步邁向死亡。
「…這就是他用來自殺的刀嗎?」拋棄了其餘思想,おそ松的心中只剩下一個瘋狂的念頭。
「用同一把刀自殺的話,會不會遇到呢?」扭曲的笑著,おそ松拿起刀同樣重重刺了自己一刀後,將刀刺向自己努力扳開對方手指後十指緊扣兩人的雙手。
「這樣就不會分離了吧?」連疼痛都感受不到,おそ松僅是溫柔的親吻上チョロ松,隨後看著他直至死亡。

チョロ松的失戀處理方法,是將那部分情感捨棄。
おそ松的失戀處理方法,卻是不屈不撓的更加纏上對方。

--所以,不管你跑到哪裡去我都會找到你。

评论(4)
热度(4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