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彈丸/族風紀】吶、兄弟,見證宣告吧。

咳感覺很對不起颯羽,還沒填葉八就深深墜入另個大坑了(痛
看完了動畫遊戲真人舞台劇的朋友整天喊著希望絕望的不停散發著希望教主於是就這樣被推入坑中了。
…我才不管什麼遊戲什麼動畫第二季呢,第一季還沒看完就害我好絕望!!!!

我喜歡的角色,總是早死!
憐恩你起來啊憐恩(大哭
大和田黃油什麼的可以不要嗎黑白熊你可以不要一直吃嗎?!會肥喔!!而且我看了好餓
崩潰大哭的石丸好心疼!可是又好可愛好想虐

啊不過族風紀真的很棒呢,強烈懷疑洗三溫暖到後面到底幹了什麼才會變成那種噁心的放閃現充兄弟。
總之、本來只是單純討論這很刀到最後就變成一篇了呢。
--

「這不是真的…兄弟!為什麼要做那種事!」在那晚最終變調的競爭後,他們盡釋前嫌,從厭惡轉為欣賞地開始稱兄道弟。


但,這持續不久。


他的泣求,如同在天羅地網之下的小獸掙扎一般無力而又顯得可笑。


雖喊著『兄弟』,卻藏著那在一夕之間膨脹變質的感情。


許是在感情方面如同一張白紙的關係,一瞬爆發開的愛戀來的是如此迅猛…又短暫。


追求、拉近距離…後續的一切一切都尚未開始,他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在不停哭喊之下看著那人因所謂的『懲罰』死亡。

那晚,他任由情感失控,窩在房中崩潰大哭以此祭奠他的戀情。


真是愚蠢至極。他想,卻忍不住落淚。

「…」宣洩過後,他反常的安靜。


不再去管他人的行為,似乎那人的離去帶走了他的所有。


看見被那人所殺害的女…不,男孩所留下的、電腦中所『存活』著的AI,他忍不住上前。


「你會不會憎恨我?憎恨無法阻止兄弟的我…」第二次,他在眾人面前流淚,只為解開這在兩人離去後本無法解開的問題。


「兄弟…」猛然抬頭,他看見他所思念的那人於散發光芒的螢幕中出現並開導他。


恍然大悟般的,他振作起來,說著那人靈魂就在自己身軀中的可笑話語,眼中卻帶著一抹苦澀。


…那是假的。


再怎麼像,也是假的。


那人已然逝去,他很清楚。


…但,不能讓其他人擔心啊。在心中苦笑著,他開始封閉自我,在眾人面前成了另個人。


「…找到了好像可以鑽出去的小洞…」滿是歪七扭八字體的紙條上寫著似乎帶有希望的字句,卻令人發笑的滿是漏洞。


那個因與他搶AI而厭惡他至極的傢伙若真找到了出去的方法,怎麼可能會選擇告訴他?


顯然,是陷阱吧。看著紙條,他略略思索了一會,依然決定前去赴約。


若紙條上所寫為真,那能找到出去的方法也不錯,若假…也不過一死。


難得的微笑了下,他開啟門扉,走向指定的地點。


隨後…似乎被什麼東西重擊了後腦使他倒地,傷處傳來一陣陣的陣痛,他無法站起,卻覺得前所未有的輕鬆。


啊-這就要死了嗎?他想著,開始模糊視線的雙眼及沉重的唇無法任他控制彎起牽扯出笑,他卻依然感到十分愉快。


吶,兄弟。抱歉,看來還未能夠完成你的心願便要去找你了,你會願意見我麼?


見我這個…失敗的風紀委員。


身為風紀委員卻無法維持風紀的自己崩潰,真是好笑,對吧兄弟?


…如果有機會的話,真希望還可以跟你當兄弟啊。


他不敢奢求所謂戀人,能夠有再次相遇、能夠與他再度作為兄弟,他便已十分滿足。


身體已無法支撐下去,青澀而正義的少年徹底閉上雙眼。


--『超高校級的風紀委員』石丸清多夏,宣告死亡。

评论(2)
热度(15)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