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彈丸/族風紀】深處、無光。(2)

沒有光的世界巴洛克…咳,不小心出去別的地方了。
可能或許算刀,請小心食用:)



大和田視角。

『啊,終究還是來了嗎?雖說是有些期待…但這麼點時間就來到這裡也太快了些吧…』看著面前的人,他皺起眉,正要將記憶抹去前、死後亦想了許久的話說出。


「欸?喂、石丸…清多夏!」話語還未吐出,使自己心煩意亂的人已截斷了自己的話語,隨後不等他回應也不管他的呼喚便轉身離去。


簡直該死…那人是何時發現這裡的格局與生前大同小異?分明才剛來沒幾分鐘吧?!


「喂!開門!我有話跟你說!」他清楚這與生前空間最大的不同便是隔音極佳,卻依然不肯放棄任由自己徒勞無功的拍著門板。


「明明就…想把話跟你說清楚的啊這個混蛋風紀…」看著面前無論怎麼拍也依然緊閉著的門扉,他轉過身靠上門,有些無力的滑落坐地。


究竟…為什麼連一句話都不肯聽他說?



「石…!」即便在那空間已是【死亡】,在這也依然要繼續著他們的生活。


他本想著來日方長,卻不曾想那人變本加厲的從生前的當自己不存在走過成了看見他便繞路逃跑、每日早出晚歸總窩在自己所找不到的地方,使他連抓住對方好好談話的機會都沒有。


『就這麼不想見我麼?』再次眼睜睜看著那人以他飛快的腳程在轉角消失,他咬牙切齒又有些失落的想。


分明自己先來到了這個空間、分明時間流速的不同使他比起對方多待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但那人卻比自己還熟悉這空間。


『每日的早出晚歸除了學習,還為了鑽研如何躲開我麼?』握緊拳頭,他似嘗了膽般…滿嘴苦澀。


「我該怎麼辦?」苦笑著,他喃喃自語般的向其他幾位比他們還早來的人們問道,卻也知曉這全是自己一手造成,其他人無法給予太大幫助。


--畢竟是被他那樣深深傷害了的、那樣固執的人啊。



「大和田君!石丸君他昏倒了!」被焦急的呼喚到了花園中,大和田在得知了戰刃骸「他是因為過度疲勞而昏倒的,睡一陣子就好了。」的診斷後毅然抱起了倒在地上的人兒回到自己房間。


將那人特別喜歡穿著的長靴連同內裡標準的白色長襪脫下後,他如對待易碎品般小心翼翼的將人輕放於床上,掖好了被角心情複雜的坐於床邊看著即便睡去也難掩疲憊的人兒。


那人昏倒的地點…是花園中隱蔽的一棵櫻花樹下。


也就是--那人當初向他告白的地方。


『原來都躲在那裏麼?』感到有些好笑的同時,他卻又有些心痛。


「每天每天都待在那種傷心地…一邊讀書一邊流著淚麼?」伸手輕撫人兒紅腫不堪的雙眼,低語著想像對方所會做的事,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最初收到告白的時候,他確實是十分震驚的,震驚到腦中一片混亂並在那種混亂的狀況下說出了不可原諒的話語。


別做兄弟了什麼的、想到便噁心什麼的…


每每想起他當時所說的話,心便彷彿被毒蛇環環纏繞住般伴隨著一陣又一陣的痛苦一陣陣的收縮著。


那麼,被他那樣強勢拒絕了的人,又該有多痛?


但是,等他意識到的時候,已無法挽回了。


--他們的關係,別說兄弟了,連陌生人都不如。


评论(3)
热度(1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