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彈丸/族風紀】關於那個什麼告白十連敗。

單純想玩一下情商低下的大和田君###
本來是與友人玩鬧時由一張月亮梗的圖衍生的uwu(指向一到三,之後想著啊說不定可以玩個十連敗就玩出來了。
四到十為小段子形式。
石丸告白的場合。


明月高掛於夜空中,穿著一身白制服的少年腳下皮靴隨著每一步踏出發出了富有規律「哒、哒。」的聲響,與緩步跟在後方的少年隨興至極的腳步聲截然不同。

相互矛盾,卻也相互融合、襯出了對方的特色,分外和諧。

今天是、最後一天的上學日--金曜日,那麼,今天就說出口吧!

「吶、月亮真漂亮啊,兄弟!」走在前面的少年--石丸清多夏,突然這麼說道。

『會得到怎麼樣的回應呢?』首次對人說出這種話,石丸不由得感到有些緊張。

「哦,是呢!」雖是簡潔至極的回答,但他明白對方已是十分認真的在回應。

『明白是明白…但…就這樣?!』有些懊惱,想著對方是不是因為只說了一次怕誤會,石丸慢下腳步,轉過頭直視著對方,有些不滿的大聲重複了一遍話語--「月亮真漂亮啊!」

「嗯?哦、哦?」滿臉茫然,不明白對方復述話語的用意,大和田十分困惑的發出單音回答。

「…」看著對方完全沒有明白自己心意的樣子,石丸不禁有些委屈,忿忿的對著大和田喊話「我不是說了月亮很漂亮嗎!」

「為什麼你沒有察覺到!」這分明是告白的基本吧!懊惱至極,衝動喊完話的石丸鼓起雙頰轉過了身「啊-算了!什麼事都沒有!我回去了!」

「嗯?哦、下週見。」困惑的揮揮手,大和田決定回到家後便查查兄弟的話究竟代表了什麼。


四、
「兄弟!如果每天早上第一個看到的是我,你覺得怎麼樣?」繼上次慘烈的教訓後,悲憤的少年--石丸清多夏,決定告白的直接一些。
「啊?你要每天來我房間叫我起床嗎?會不會太麻煩了?」

--失敗。

五、
「不、那個…其、其實我們可以睡同個房間的!」再接再厲,韌性少年石丸再度發話。
「可我房間只有一張床啊?」

--失敗。

六、
「…睡一張床的話…」有點沮喪,固執的少年再度…
「兩個人睡的話不覺得太擠了嗎?」
「…算了,當我沒說吧,兄弟。」

--失敗。

七、
「兄弟!你願意讓我每天早上煮味噌湯給你喝嗎!」過幾日,熱血少年石丸君咬牙決定不改動經典詞句,丟出了近乎直球的曲線球。
「啊?但味噌湯我也會煮,不用麻煩的,兄弟!」

--失敗。

八、
「兄弟!!你願意讓我每天陪伴你嗎!!」
「喔!!我們現在不就每天在一起了嗎!兄弟!!」

--失敗。

九、
「…兄弟!我喜歡你!」憤恨至極,少年石丸君乾脆地拋出了直球!
「喔!我也很喜歡你啊!兄弟!你是我最親的兄弟!」

--失敗。

十、
「…大和田君、我喜歡你,是戀人的喜歡。」無力,石丸有些死心的最後丟了一顆直球。
「誒?兄弟你…?」似乎終於有點反應,大和田愣住片刻,有些手足無措「抱歉…讓我一個人靜靜…」

--失敗。

風紀委員石丸君,成功轉職為失戀少年石丸君。(幹

-TBC(?-

评论(2)
热度(2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