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族風紀/彈丸】謊

幾乎找不到同好只好繼續寫寫寫短篇…


「兄弟!早上好!」從那日起的每次早晨六時,他總會帶著笑向約好一起做事的對方如此問好。

啊啊,真是美好呢。

『兄弟』這個詞…光是念在嘴中、想在腦裡,都會使他感到幸福愉快。

一直以來,於心中迴轉旋繞的那股空虛感,也似乎在對方的到來後突兀而又安然的消隱無蹤。

他的兄弟--大和田紋土。

給了他再度前行的力量,使他一直以來漫長而又空洞脆弱的努力,首次有了實質上的意義。

也因次,當這個他十六年來難得的、人生唯一的希望在那艷紅按鈕下壓的瞬間逝去後,他才會如此崩潰…無助。

甚至,逃離了這於他而言過於殘酷冰冷的世界。

「石丸是哪裡的誰啊?老子是老子!」與他相反,滿頭白髮的傢伙這麼說著,否認著他的存在。

直至面臨死亡,才清醒。

…不,一直都醒著啊。

他其實清楚得很,他不是什麼石田、不是什麼其他的人…他,就是石丸。

只是,他不敢面對。

…亦不願面對。

但,在那重槌落後的現下,他解脫了。

恍惚間,感受著逐漸散去的體溫,他不得不承認他最憎惡的對象--黑白熊所說之話的正確性。

死亡,對每個人都平等的溫柔。

「真好,要結束了。」

將要離去,他卻異常的感到安心。

不停努力卻仍舊難以戰勝的那一切,全部都…結束了。

明瞭自己已然到了無法思考的關頭,最後的那刻,少年似笑又似無笑,僅是無聲蠕動雙唇--

「能不能,見到兄弟呢?」

评论(4)
热度(15)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