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彈丸/風紀→族↔千尋】口中吐出的花瓣,是對你愛的宣言(1)

花吐症設定。
風紀主角。


『時間是最平等的,每個人一天皆是24小時。』

曾經,有個教師這樣給予了底下的學生如此教誨,他將之謹記心中,時刻督促自己。

但,自那病症顯現,他的時間,以倒數計。


一如往常的在早晨五時甦醒,本該是精神抖擻的他卻異常的劇烈咳嗽,正回想自己是否做了什麼有害健康的事,低頭卻赫然發現了花瓣—來源,是他的嘴。

感到愕然,但他並沒有時間去關心。

畢竟,今日是最後一日上學日,雖不願看見,但期待著放假的學生們已開始蠢蠢欲動是事實,若不加緊巡視,這所天才輩出的學園肯定會出不少亂子。

因而,他隨意將花瓣投入垃圾桶便整裝出發,開始今日的行程。


「喂!你們!學校可不允許有不純的異性交往!」率領著委員會的眾人,他向發現的情侶如此大聲呼喊。

「嘖…又是你!整天校規、風紀的煩死了啊!難道你沒有喜歡的人嗎!」已不是第一次被抗議,他早已十分習慣,不假思索地給出標準答案「當然沒有!」

想要打造出能夠使眾人安心學習的環境,僅是單純的這麼想著。

今日,也努力的維持著風紀。


「咳、咳咳…」已不知是劇烈咳嗽第幾次,他掏出手帕將沾上鮮血的雙手拭淨,正思考著有什麼方法能夠更加有效的維持風紀準備走出隔間時,卻突然聽見了他所率領、風紀委員們的聲音。

「喂我說,不覺得風紀委員長很自以為是嗎?連別人戀愛都要管,還說自己沒有喜歡的人,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喜歡那個暴走族!」
「哈—因為是以『超高校級的風紀委員』的名義成為本科的,所以在顯擺吧?天天膩在一起還裝的好像什麼都沒有一樣,笑死人了!」
「就是-太虛偽了吧!」
……

沉默一會,他將染血的花瓣小心處理掉,十分淡然的推開了門,似什麼都沒聽見般走過了滿面尷尬的人們回到臥室。

自己身上似乎發生了什麼,這種事絕對不能被知道。

維持風紀、創造所有人都能專心學習的環境,這是他的夢想,亦是職責。

—即便,所有人都懷疑他的決心。

评论(4)
热度(19)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