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狛日】你面對充滿希望的未來微笑

入彈丸以來第一篇糖(。
最近一直虐自己虐到都快不知道糖該怎麼寫了…


數年前,人類史上最大最惡的絕望事件結束後,世界恢復了和平,生命頑強的人類,以曾經為基礎再度快速的使經濟發展、起色。

漫步於這樣祥和喧鬧的街道,在『那時』完全無法想像。

性命隨時都可能被取走,又如何有時間去想著玩樂呢?

「啊-真是,都已經過去了就別再想吧。」喃喃著,日向創甩了甩頭,隨後再度掛上見證世界恢復和平後便一直帶著的淺淺微笑,悠然走著。

「嗯?那是…格子商店?」無需顧慮隨時可能出現的突襲,好奇的左看一眼右盼一眼,一間商店便如此突兀而又清晰的躍入眼簾。

『…去看看吧,反正現在不會有危險。』心底有股聲音這樣說著,因而,他照著那股意志走了進去。

因有著一格一格小格子而著名的小小店家中,每格皆是不同賣家所放置的各式商品,沒有特定主題,無共通點的東西就這樣散佈於那一個個方格內,豐富得使人驚嘆。

無事可做的假日,時間充足的令他能夠十分閒適的將琳瑯滿目的商品一個個看過,因才能覺醒成為『未來』而異色的雙眼好奇的掃過每一格方格,隨後駐留於一個小巧的物品上。

那是,名為『便條夾』的造型物品,以木頭為材料將底部做成盆栽狀上色,中間俏皮的以黑色彈簧連接上上頭夾爪,而在那夾爪部分,又黏上了兩塊做成了雲朵狀的輕薄木板。

「…好像狛枝的頭髮啊。」看著雲朵,他忍不住將想法說出了口,隨後,在他還未意識到之時便已拿起那東西到了結帳區買下。

「既然都買了…那就送給他吧。」想了便做,帶著一股惡作劇的心理,他提筆於便條寫下字句夾上後放於對方桌上,期待著對方的反應。

於是,當狛枝看見後激動的衝來找他不停道謝時,他只能無奈的笑笑。

『…早知道就不那樣幹了。』在心中嘀咕著,他面上依舊微笑的放空著等待狛枝說完。

「…日向君?日向君!」接著,在眼前驟然冒出一雙手揮呀揮時嚇了一跳。

「什、什麼事?」有些訝異於對方居然會停下那一大串自我貶低的話語,他在對方找來後首次凝神看向狛枝等待著後話。

只見狛枝收回了那總是掛於面上的過度笑容,難得露出了微笑,溫柔至極的開口──「你的邀請,我接受了,所以,你之後可別想甩開我了。」

「…」一句答覆、一個微笑,卻使他的心跳快了幾拍,一瞬間,似乎能感受到雙頰溫度逐漸升溫。

「日向君?你在臉紅哦?」像看見了什麼新奇的東西,狛枝帶著調侃的語氣對他問道,接著又再度將話題轉回「那麼,答覆是?」

「啊啊,不會甩開你的。」注意到了對方將主動權搶了去,他卻意外的沒有任何不悅,甚至忍不住上揚了嘴角「該走了,苗木君在等我們。」選擇性忽略了對方的調侃,就這樣邁步走向學園,他知道,對方必然會追上。

果不其然,那人見他並不理會也不氣惱,小跑幾步追上後與他並肩走在這櫻花紛飛的美好校園。

希望,悄然蔓延,一如他落於紙上的字句。

──「與我一同見證希望,可好?」


评论
热度(26)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