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彈丸/風紀→族↔千尋】口中吐出的花瓣,是對你愛的宣言(2)

花吐症設定。
風紀主角。
偶爾寫三角也挺愉快(?



「兄弟!你……」「夠了!」勸進的話語尚未出口便已被對方打斷,看著兄弟不耐的模樣,他有些怔愣。


「總是說教說教的,就算看在你是兄弟的份上也忍不下去…煩死了啊!老子想怎麼樣你管不著吧?!」冰冷刺骨的話即比以往更甚的怒火直衝向他,突兀而又令他詫異。


對於兄弟會這樣想,他很愕然。


但,也並不會就此作罷…畢竟,他是風紀委員,矯正不當行為,是必須的。


因而,他們在成為兄弟後,首次激烈爭吵。


「兄弟什麼的,真是可笑!」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如一桶冰水般狠狠澆熄了他的熱血,也使他在那一瞬幾乎無法呼吸。


「…這樣啊。」張口、閉合、控制聲帶以吐出所想表達的話語,分明是這樣簡單、再基礎不過的動作,此時卻困難的需要用盡他的全部力氣「大和田君,你是這樣想的啊。」


一片沉默,彷彿空氣凝固般的尷尬聚集於這片空間。


『…大概,不需要再說什麼了吧?』有些苦澀的下了這樣的結論,他閉唇不再開口言語,轉過了身邁步離去。


--他沒有回頭,對方亦沒有挽留。



「兄弟、兄弟…石丸!停下來!」第一次,他刻意忽略了誰的呼喚,充耳不聞彷若沒有聽見般持續向前行走著……直到那人抓住了他的手,強迫他停下腳步。


「有什麼事嗎?大和田君?」露出了於他而言十分反常的客氣微笑,他不再如以往那樣收到呼喚便親暱的勾上那人的肩,而是維持著禮貌性的距離、中規中矩的喚著那人的姓氏詢問。


「兄弟你…!」「如果你沒有事的話,我先走了,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不好意思。」有些不禮貌地打斷了那人的話語,他趁著那人仍處於震驚時甩開了那人的手迅速離去。


他是這學校的風紀委員長,他的職責便是矯正一切不當行為,成為其他學生們的標榜。


因而…他不該眷戀、不該留戀,亦不該再使自己陷入那般絕望的境地。


一切,只為那眾人皆能夠安心學習向上的理想環境。



「…是嗎?」


回到寢室關上門後,忍不住滑坐於地苦笑,腦中回想起從罪木前輩那聽來的事。


兄弟…不,大和田君與自己得到了同樣的病,病名為--花吐。


是擁有愛戀對象才會得到的一種病,若在期限內無法成功與愛戀對象在一起,便會死去。


得知自己有愛戀對象時,他如遭雷擊,震驚的無法自己。


自己是必須維持校規的風紀委員,又為何會自我打破校規、對誰有了愛戀?


然而,知曉消息時,腦內一瞬閃過的、大和田君的影子,卻又確確實實的使他清楚明白--他,石丸清多夏,喜歡著那人。


但…他更清楚的是,對方所暗戀的對象。


那對象,不是他,而是同班優秀、可愛又生性善良的同學--不二咲千尋。


如果是他們兩個的話,肯定相當般配吧?人緣又好又會替人著想,會喜歡上不二咲同學也是正常的。


為了讓大和田君存活,必須讓他們在一起才行,並且,他也會祝福他們。


……可為什麼,心這麼痛?


有些苦澀的閉上了眼,他任由眼淚滑落。


「這副軟弱的樣子,不能給其他人看見啊。」低聲地自嘲,悄然迴盪於僅有自己一人的寢室。


--不遠處的垃圾桶中,沾了血的藍色花瓣如方綻開那時一般耀眼動人。

评论
热度(12)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