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彈丸/族風紀】早安,兄弟

來自群組友人點的文手試煉--


「呦,兄弟,我來看你了。」彎起嘴角,意外早到的那人十分悠哉的這樣對他說道。

難得的不是那以往總仔細梳好、似乎象徵著什麼的髮型,他相當隨興的將那頭在一般學校中有違風紀染成了金棕色長髮紮起,手上還拿著什麼。

…茶葉、熱水壺以及和菓子?還真是相當符合自己的喜好。

是了,自己很久沒有好好泡上一壺茶、放鬆的坐在哪與兄弟一同享用和菓子了。

還有不二咲與其他同學,也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吧?不知道他們都過得好不好呢?

「啊-大家都找到了能夠發揮長處的地方,我最近也終於學木工學出點成績了呢,兄弟。」他敘說著讓他放心,手裡似乎是想學著他泡茶的模樣將熱水緩緩澆下,但卻仍舊有些粗心的傾斜角度過大而使水花噴濺出壺、燙了下手,看來兄弟即使學著需要細心的東西也還是很難改變啊。

『大家都邁開腳步展開了新生活,真好。』想著,他忍不住輕笑。

「…嘖。對了,桑田那小子居然真的追到舞園了,超-不可思議的啊?!你說對吧?兄弟?」似乎是對燙到手有些懊惱,兄弟發出了啐嘴聲後又接續說著眾人的事情,也不顧他究竟有沒有回應,只是不停說著「但那傢伙肯定是個妻管嚴!遇到舞園之後完-全不敢反抗,上次搭訕路邊美女被發現後還跪了算盤超好笑的啊!喏,你看-那什麼…小泉學姊?啊總之就是有照相才能的那個還拍下來了!超經典的對吧?!」

「還有啊……」泡好了茶,兄弟很隨意的褪下風衣席地而坐,就這樣不顧自己譴責視線的一邊豪邁喝著茶吃著和菓子一邊忘卻時間般地不停說著眾人最近的事情,直到暖橘的光灑在他身上,他才發現茶壺不知何時見了底、和菓子也早就被他獨自食光。

「是這時候了?那我該走了,下次見啦,兄弟。」站起身,他拍了拍自己的褲子,披上了總是帶著的風衣後隨意地揮了揮手說了句道別便旋身離去。

「啊啊,明年見。」在那人的身後,難得醒來了『坐』在墓碑上、笑著對他揮手的自己,那人看不到亦聽不見。

眾人皆邁開了步伐,而我只能長眠於此。

每年一度的甦醒之日,或許是開始忙碌了吧?來的人逐漸減少,直到現在即使只剩下你,你也不曾缺席。

──謝謝你,兄弟。

评论(5)
热度(21)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