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每個時期喜歡什麼CP寫什麼作品都不一定。

【材木松】戀?婚。

鵝鵝餵食企劃(咦

「那個…Totty,這個裝扮會不會很奇怪?帥嗎?」總是很痛的那個次男,反常地偷偷拉著他走到了寢室,從沒人會注意到的小角落中拿出了一套西裝認真地詢問他--從那傢伙連平時的痛語都消失了這點可以看的出來。


「…蛤?在那之前…唐松哥哥你為什麼會有錢買這套西裝啊?!」故作愕然的這樣說著,他的心中卻已是激起波瀾萬丈。


是要跟哪個女孩子出去嗎?什麼時候認識的?為什麼要穿得這麼正式?


看著那套藍為底、水藍襯衫配上靛色領帶的西裝,他有些緊張--連自己都不明白原因為何的緊張。


啊啊,一定是因為連這樣的次男都要脫單自己卻還沒脫單才會這麼驚恐吧?


甩甩頭,他姑且還是認真的瞧了瞧那套難得沒有加上亮片及其他奇怪東西的西裝。


深藍色的外套穿在他身上一定會顯得他更加沉穩吧?水色的襯衫大概會於那片深重之中綻放出活力感、靛色的領帶則又使那活力不至過度--總結而言,一定會是他從沒看過的、很帥氣的樣貌吧?


「…很好看,是要跟女孩約會嗎?只要唐松哥哥不要太痛應該都會順利吧!」說著,彷彿要掩飾什麼般,他低下頭裝著專注於手機訊息的樣子不等人回應的下了樓梯窩在客廳的沙發上--即使,亮著的螢幕並未顯示出任何訊息。


「唐松哥哥?為什麼帶著花回來還站在門口?」皺眉,他分明記得今天一大早那傢伙就難得穿起了那套明顯精心挑選了的西裝--跟預想的一樣,唐松哥哥穿起來果然很好看--偷偷摸摸地出了門。


估計是怕被其他人發現吧?嘛,也不是不能理解…於是,他裝著還在睡的樣子沒有戳破他--但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唐松依舊穿著那套西裝,手上多了一束鮮花--粉色的玫瑰,特別嬌嫩的樣子,估計是花店剛整理好最漂亮的一束,所以才要那麼早起去買吧…不愧是尼特哥哥,約會都如此老套又俗氣--卻又讓人心動。


但這裝扮,不該在家門前吧?那個約會的女孩呢?這種時間該不會馬上就被甩了吧--以唐松平時的作風,這顯然很有可能--但唐松臉上的表情卻又似乎不是那麼回事。


他的表情混合著緊張、期待以及些微的驚訝,不論怎麼找就是沒有被拒絕的沮喪感……那麼,到底為什麼會在家門前?


困惑的盯著人看,他思考一會便決定放棄思考,繼續今天本來的規劃去商店街逛逛散心--他仍舊有股莫名的不悅。


「等等!Totty別走!」邁步正要離去,他卻被那人陡然拉回,甚至因為那人拉的力氣過大而差點摔跤。


「?!唐松哥哥你幹嘛?要是摔跤的話很痛啊--」不滿的鼓起頰,他好不容易站穩後直盯著人等著唐松給個交代。


「如果你摔跤的話我也會接住你的…那個,椴松。」稍微為自己辯護了下,唐松突然一臉認真地看著他--莫名的,心臟漏了半拍。


眼前的唐松,穿著與平時截然不同的正經服裝、逆著光如同世界只剩下他一人,滿臉認真的樣子簡直就像是--


「跟我結婚吧。」


…要求婚一樣。


「……哈?」呆然地看著人,他覺得有點跟不上現在的狀況。


想像與現實的話語同步,他的腦袋彷彿停機了一般無法運轉。


「我說…跟我結婚吧!椴松!」似乎以為他沒聽清楚,那個傢伙又再度重複了一次話語--而這次,他的腦袋總算緩緩開始轉動。


「…唐松哥哥你是白癡嗎!哪有人還沒交往就求婚的?而且正常來說求婚應該要單膝跪地才對吧!槽點太多了都吐不完啊!」他有些激動--因喜悅而產生的--的這樣對人喊著,因為過於激動身體甚至有些顫抖。


「啊?啊…那、那…椴松!跟我結婚吧!」聽了話,笨蛋一樣的、唐松連忙單膝跪地,又再度說了一次毫不浪漫的、求婚的話語。


「所!以!說!哪有人還沒交往就結婚啊!到底有沒有聽進去!是白癡嗎?!」為什麼這傢伙可以這麼單根筋?他完全不理解!


「誒?那…椴松,你答應嗎?」不知是真蠢還是假蠢,唐松只是執著的求著答案。


「…答應啦!還需要我來說嗎!」不知是憤怒還是喜悅--或者兩者都有?--他伸手將那束玫瑰接過,轉身便準備進家門,生氣的表情卻也不知何時已經成為燦爛的笑容。


緊張、不安及焦躁感,在不知覺間已然煙消雲散--那抹藍,總是帶給他濃重的安心感。


既然向他求婚,唐松就別想逃避--如水一般,他不會用手捧,而是會用容器將他盛裝、囚禁於屬於他的小空間。


今後也請多指教了、唐松哥哥。



事後小劇場:

「吶,Totty-粉色的玫瑰很cute對吧?跟你一樣-」彷彿期待著什麼獎勵般,唐松用閃亮的眼神看著他--也不管自己的話語有多痛。


「那唐松哥哥,你知道他的花語嗎?」挑挑眉,他突然發出問句。


「嗯?」困惑的歪頭,唐松似乎什麼也不知道。


「不知道啊--那就算了,哼,害我白高興一場。」微微股頰,他為自己前些時候的愉快感到羞恥。


「騙你的,我當然知道--」那人突然露出了溫柔的笑臉,雙手環抱住他「椴松,你是我的初戀。」


「…笨蛋。」


评论(4)
热度(26)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