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不明文章自寫自娛的人渣。



屬於我的、
   屬於你的。
 -已不殘存。

【ES/千奏】世逝輪迴

聊天時一群無聊的傢伙討論著三途川是什麼顏色的,忍不住就……

聯想力練習。(才不是

微文筆練習(?
按照預想大概會有前後世…但果然還是別挖坑的好?
填不完的話就讓他這樣當作沒這回事吧。

※千奏注意

※OOC注意

※私設注意



睜眼,入目所見皆與他所熟悉的一切截然不同……除了身上仍與先前並無差異的服裝,他幾乎要懷疑先前的那些是他閒暇時所做的一場太過漫長的夢。

於是,他抬起頭,雙眼向著那彷若無盡的天望去——不見任何一絲所習慣的蔚藍,而是一片黃,卻也並非帶著希望的黃澄,而是代表被時間吞噬的那般泛黃。

心下微沉,他往前看去,在那帶了昏黃的天際之下所連接的,是彰顯著巨大存在感、看似徐緩實際卻速度未知而導致那其中眾生如何都游不過岸的河,一旁還相當貼心的設置了個牌簡潔的介紹這條河的名字——三途川。

苦笑著,已經無法繼續欺騙自己了,將視線略微上移,在河之上,氣派而又不失美感、古色古香的大橋橫跨兩岸霸道的佔據了人的大半視線,仔細觀察甚至能發現那明顯長期都受到良好保養的乾淨整潔,全然看不出是如那上頭風沙侵蝕所顯現的年代久遠。

「……」過去了,就回不來了吧?他有些無奈的歎息,同時卻也相當清楚自己早已沒有選擇,只能夠踏上那象徵死亡的橋墩。

「噠、噠……」一面走,他一面看著底下的河,訝異的發現那河的顏色似能感應般隨著他的思想變化,於是他帶著些好奇的故意變著所想之物來去測試——前一次的我走在這時,也有這樣玩過嗎?他看著那河不停變換,心中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紅色、藍色、綠色、黃色、黑色……然後,是過於混亂而無法顯現的反射世界。

要是可以的話,真想跟那人分享看看……或許,就是到了這種時候才會想起些奇怪的事情吧?莫名的,他腦內想起與那人閒暇時討論的未知問題……不,現在該稱作已知了吧?

低頭看去,河川跟著那回憶顯示出了畫面——棕髮與藍髮的兩個少年,相互靠著你一言我一語的隨口進行著那天馬行空的幻想。

「吶,奏汰,你覺得三途川是什麼顏色的?」不知想到了什麼,棕髮的少年隨意的大開了伸直的腳、盯著清朗的天開口問道。

「噗哢、噗哢……♪應該是『藍色』的……河川會流向大海~」藍髮少年這樣回應,手上拿著裝了些水的寶特瓶,透著它看向世界——也不知在那眼中的世界,是否跟著那瓶與水的折射扭曲而變換了形象?

「這樣嗎……那麼,你覺得那會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本便是隨意的問話,得到了答案他便也沒再追加探討,只是隨意的又拋出問題——眨眨眼,天上那朵雲稍微飄離他們了些。

「我『不知道』……千秋,我不知道。」放下了寶特瓶,藍髮的少年稍稍偏了偏頭調整了個或許比較舒服的姿勢,伸了個懶腰後又悠哉的靠回他的背「那是『未知』的地方……還需要探索呀,千秋。」

「啊……這樣嗎?那麼,希望探險那的機會能夠不要太早到來……這世界都還沒探索完啊!」

「嗯……要探索『大海』~我喜歡探索『未知』的地方,噗哢、噗哢……♪」

那次的對話與畫面就此中斷,他恍惚半晌才又抬起頭有些嘲諷的輕笑,笑自己的反預言……明明還說了要一起探索很多地方的……結果,探索的機會卻這樣快速的到來了。

他食言了。

不知道他們現在如何?是不是對著他的死訊驚愕著?會不會悲傷?會不會哭泣?那條深海魚,會不會感到寂寞?沒了他,誰來免費供應那連骨頭都要被吃甜了的傢伙的那些甜食……即便知道再去想那些也無意義,他卻還是忍不住去想像著那一切種種……或許,他還是有眷戀吧?

也罷,怎麼可能沒有眷戀……畢竟一切是來的那麼突然,他甚至還未真正的做出什麼重要動作改變他們之間的關係便已來到了這裡……雖說,現在看來沒有做出來才是好事?

仍舊有著執念,還想要跟他多相處些、想再多擁抱他、親吻他、陪著他去面對接下來的一切種種……但,他卻已經回不去了。

他不甘心,無法割捨那所有的眷戀……可是,人不能死而復生。

那麼,便拋下那一切回憶吧?沒了回憶的話,就不會有眷戀了吧?

於是,他喝下了那碗著名的孟婆湯……嗯,沒有什麼味道,卻有股讓人安心的氣息。

隨意的於腦內給著感想,他一面吞下那透明色液體一面感受記憶逐漸遠去直至再無感覺。

之後,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吧……

閉了閉眼,他於還尚有最後一絲感情時跳下了輪迴之處。

——願來生相逢,我所愛之人。

评论(11)
热度(15)

© 伊莫言 | Powered by LOFTER